一根绳子牵两头——江苏盐南高新区课后延时服务家校情景实录


  




手拉手、心连心、一根绳子牵两头,愈拉愈紧、愈扯愈牢。

10月26日放学后,江苏盐南高新区伍佑小学科技园校区门口一片静悄悄,一墙之隔的校园内却是生机重焕。今年秋,体育老师朱吉在校方的帮助下组建出了一支“漂亮齐整”的足球班。课后的时间里,16个小人儿奔跑在绿茵茵的操场上,一个闪避,带球!传球!进球!他也跟着热血沸腾了起来:“这个足球班属于市队区办,课后训练时间不长,但贵在坚持,学生们‘大变样’了。”

一幅幅精彩的剪影在不到两个小时的课后延时服务中定格。随着“双减”政策的落地,一根以“服务质量”为刻度的绳子被交送到学校和家长手里。盐南高新区大力推行“5+2”课后延时服务模式,全区目前已实现课后服务全覆盖,超9000名学生切身感受教育改革福利。

情景一:紧邻学校的欢乐广场内有了新气象。小卖部店主刘云(化名)默默调整了自己货架上的商品,球拍、画画本、水彩笔等成了畅销品。近年来,她习惯了四处响起的装修电机声,见证了某段时间内课外培训班的一拥而入,“如今,大部分都没能留下来,更多元的个体经营户占据了这里。”她说。

“落实‘双减’是第一要务,要把提升学校课后服务水平,满足学生多样化需求,当成帮助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重点任务。”盐南高新区教育发展中心主任仓定志在带队抽检社会上课业辅导机构关停情况时表示。区教育发展中心普教科科长戴金智在一旁听在耳里,记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做了个决定:一定要拉好‘课后延时服务’的绳子,让家长放手‘放’得安心,让课业压力无机可乘!

高地之上建高墙。10所中小学的课后延时服务的对应方案很快送到了区教育发展中心的办公室:每周五天,每天至少两小时。各校不约而同地将课业辅导与各类社团活动进行了形式多样的结合。从日积月累的“一校一品一特”学校品牌创塑中汲取灵感,各个学校也得到了不尽相同的启示:融合资源、彰显特色、挖掘多元课程。

敬贤路实验小学的物联网生态花房里,学生们扎着堆儿了解智能喷淋装置的运作原理。每一盆花草与新时代的“小园丁们”深度捆绑,植物比以往要更加茂盛——树木花草活起来了,校园的课外时间也活起来了!

新河实验小学大力开展足球特长班;日月路小学致力于书法教育100%覆盖;伍佑小学校外园圃内各类瓜果蔬菜欣欣向荣;希文小学处处浸染着范仲淹文化氛围……将“品牌特色”加入课后延时服务的花式套餐,各中小学兴趣社团“井喷式”涌现,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史无前例。

“‘双减’方案支持下,如今,这里已经有16个社团。”伍佑初中校长孙存兵告诉笔者,学校地处海盐文化、红色文化、生态民俗文化交织的珠溪古镇,72岁的伍佑街道珠溪文化研究会理事长卞龙林、盐城市图书馆珠溪分馆副馆长孙红灿等不少当地名人也走进了伍佑初中的文学课堂。“这里为江苏省语文课程阅读基地,日常展红色阅读、经典品读。”

“校外补习班曾经像一堵围墙横亘在我们家长和学校之间,如今丰富有趣、干货满满的学校课后延时课程彻底代替了它们。”告别明里暗里地较劲儿,对于学生家长来说,路过补习班就想着“剁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情景二:踏出校门就是往家的方向。秋冬季节的天暗得很早,伍佑小学科技园校区传达室保安杨春亮起一盏灯,目送着雀跃地向校外跑去的孩子们,视线里有不少他熟悉的身影。“课后延时服务出来前,有不少孩子趴在这里做作业,等家长下班来接,热闹呢。”李厚祥说,而如今,传达室已是空空荡荡,他神情有些落寞:“但孩子们放了学都能直接回家,我们都放心。”

课后延时服务给了家长“余力”陪伴孩子的成长。在新都街道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的刘梦竹下班后直奔停车场:“想到马上能接上孩子一起回家,整日的疲惫一扫而光。”经学校提醒,刘梦竹还在车内儿童座椅边上放了些小零食和御寒的衣物。

两个孩子的爸爸张先扬笑容满面地从日月路小学接上了正在上二年级的女儿季语萌和上四年级的儿子张语骁。“以往接上小的接大的,刚到家门又出门。”如今这个二胎家庭对课后延时服务的好感拉满。根据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家庭书面作业,三至六年级书面作业平均每天完成时间不超过60分钟,初中书面作业平均完成时间不超过90分钟。“孩子做完作业回家,再也不用声嘶力竭看他们做作业了。”张先扬高兴地告诉笔者“家里的欢声笑语都回来了,这才是真正的家!”

这头,幸福之家明灯盏盏,而城市的另一头,教室的灯光成为了暗夜中的“独火”。“难管!”伍佑初中教导主任程国斌放下批改作业的笔,抬头活动了下长久低垂的脖颈:“但得管!”据了解,伍佑初中受地方限制,有不少留守儿童。程国斌介绍,这些学生的作业属于“老大难”,他们一是不会做,二是不愿做,有些回家还要照顾弟妹,是没法儿做。参加课后延时服务之后,这些学生都能当堂完成学习任务。

据统计,全区参加课后延时服务学生比例近90%,弹性之下,既有锦上添花,亦有雪中送炭,方便的是家长,实惠的是学生。

情景三:抓好绳儿,有力一处使。晚上8点半,希文小学校长林玉平合上文件扉页,关了灯锁上门后,他心思重重:“师资紧缺的问题怎么解决?如何保障教师的休息时间?家长们反应的问题该怎么回复?”摸着黑在校园转了一圈,想了一圈儿,才驱车往回家的方向。

希文小学六年级(1)班班主任李进会告诉笔者,自课后延时服务实行以来,他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家长反馈信息和建议。

“请学校下午提供些面点吧。孩子每次回去都饿得很。”

“晚上会讲新知识吗?我家离得近,孩子不去行不行?”

“学校能不能考虑开设个葫芦丝课?”

……

学校定期统计这些反馈意见,开会讨论,“一条意见就是一个痛点,学校和家长在一同寻找一个出口。”林玉平说。不少去接孩子的家长发现,各个班级在有序放学的过程中高举的班牌统一做了亮化处理。希文小学校门口俨然成了霓虹的海洋,“一眼就能找着自家孩子!”像这样的细节在盐南高新区学校的课后服务里随处可见。

“学校是学生成长的沃土,也是老师的第二个家。”戴金智说,学校课后延时服务的立身之本依旧是教师。“在想尽办法提升学生和家长的服务体验的同时,学校也应致力于在最大化挖掘教师潜力的同时,保障好教师的权益。”

11月初,伍佑小学科技园校区老师顾瑾惊讶地发现,学校为每位教师都配备了一张床位。“床不大,心很暖。”顾瑾说,按照教学需求,她早上七点半到校,晚上7点才能到家,而教师身份的顾瑾还是一位身怀有孕的“准妈妈”。“中午能躺着休息一会儿对我的帮助很大。”顾瑾表示。

据了解,针对多样化课程师资不足问题,盐南高新区今年统一对外招聘校长及教师136人,有749名教师参与到课后延时服务中来。而课后延时服务的课堂也每周都有新面孔,更多的家长和学生向学校课后服务工作投来认可的目光。(供稿:韩依纯、戴金智、廖子千)




2021-11-19 08:50:57 来源:中国网

松溪新闻网 2019 © SOME RIGHTS RESERVED